七大自然保护区严重违规:别墅、高球场“入侵” 被关停企业“借

2018-10-30 16:14 作者:产业新闻 来源:凯发电游

  生态环境部近期针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组织系列督查检查,发现辽宁辽河口等7个自然保护区仍然存在大量工矿、旅游、养殖、房地产等违建项目,侵占破坏保护区,损害生态功能;相关地方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监督管理不到位,甚至违规审批、虚报情况、敷衍整改,自然保护区违规开发建设活动未得到有效遏制。

  9月26日早上9点左右,虽然距离既定开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环境部多功能厅会议室内已经坐满了人,每个参会的人员都表情严肃,因为环境部将在这里就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约谈多个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

  环境部要求,严格自然保护区管理,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2017”整改落实,禁止以损害自然保护区为代价谋求一时一地经济增长。

  但是,辽宁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吉林省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镇江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重庆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云南拉市海高原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等7个自然保护区却问题突出。

  为此,生态环境部就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约谈辽宁锦州市市长于学利,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长金寿浩,江苏镇江市市长张叶飞,安徽宣城市市长张冬云,重庆沙坪坝区区委书记江涛、北碚区区长何庆,云南丽江市市长郑艺和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长罗红江,以及安徽省林业厅厅长牛向阳、重庆市林业局局长沈晓钟、云南省林业厅厅长任治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环境部约谈的地区数量较多,发现的问题也较为集中、突出。从7个自然保护区的问题来看,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不力、部分管理部门瞒报违规问题、部分自然保护区违规愈演愈烈等问题突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明确要求,w66利来国际老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自然保护区工作的领导,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实验区内不得建设污染环境和破坏资源或者景观的生产设施。

  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和七部委联合开展的“绿盾2017”专项行动也均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提出明确要求,并对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严肃处理,严格问责。

  环境部指出,该部督查发现,辽宁辽河口等7个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内仍存在大量工业企业、旅游餐饮、江西新闻出版广电产业培训中心揭,水产养殖、房地产开发及娱乐设施等违建项目,大面积侵占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严重破坏保护区生态环境;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监督管理和执法检查不到位,对违建项目查处流于形式,对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2017”专项行动指出的问题整改不到位,生态环境修复工作滞后,甚至还有新增开发活动,失职失责问题明显。

  在通报镇江长江豚类升级自然保护区问题时,环境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副司长柏成寿指出,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2018年6月“回头看”发现,镇江市对保护区长期疏于管理,在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后,不是按照整改要求清退违规项目,而是继续加大开发力度,以省发改委、省农委批复血吸虫病农业综合治理等项目名义,由市属文旅集团继续违法开垦江滩湿地约1400亩。

  “镇江市政府下属文旅集团还于2015年10月在保护区缓冲区及实验区擅自违法建设旅游项目,项目于2017年4月完工,10月试营业,侵占保护区面积150余亩”,柏成寿强调,镇江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对自然保护区保护工作长期落实不力,严重失职失责。

  敷衍应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的还有丽江市。针对云南拉市海高原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的问题,环境部指出,2016年11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全省自然保护区和重点流域保护区违规开发问题时有发生。为此,云南省整改方案提出:要对保护区内旅游活动加强监管,严禁在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开展旅游活动,限制整治与保护目标相悖的旅游项目,依法取缔未经审批的项目,2017年9月底前完成自然保护区旅游项目整改。

  柏成寿介绍,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保护区核心区仍有16个旅游码头、实验区仍有18家马场未按要求拆除到位,且美乐旅游度假有限公司在核心区违法建设逸景基地旅游项目,位于核心区的26间客房仍有23间未拆除。

  实际上,丽江市的自然保护区问题不仅仅是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严重滞后,督察还发现,丽江古城湖畔国际高尔夫球场长期违规侵占该自然保护区,目前已累计侵占实验区约36公顷,当地政府及保护区管理部门对此违法行为长期不予查处,也未纳入督察整改范畴。

  柏成寿称,丽江市2016年向云南省上报称该球场已清理整治到位,并称该球场未占用自然保护区土地,上报情况严重失实,弄虚作假。2017年9月,丽江市环保局对此问题做出罚款并依法责令停产整改,但该球场未落实整改措施,仅停产一个月即恢复运营至今。

  有些企业为瞒过督查,甚至在保护区内反复“变脸”。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存在内力达废旧金属处理厂,2017年3月,景洪市环境保护局责令该企业停止建设生产,并断电拆除相关设备,但是该厂随后又被违规改造成废旧金属加工厂,未办理环保手续。

  环境部在约谈中指出,景洪市环境保护局提供书面材料称该厂已于2018年2月7日依法取缔,而巡查组2018年8月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厂正在生产,上报情况严重失实。

  同时,巡查还发现,勐腊县勐仑兴顺橡胶木材加工厂自2012年开始占用实验区土地违规生产,2014年该厂编制环评报告,但报告没有提及该厂大部分位于保护区实验区的事实,勐腊县环保局未经核实即违规批复报告。

  在通报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问题时,环境部鲜有地使用了“性质恶劣”的词语。

  2009年12月,PPT 重庆市黑臭水体整治工程案例,根据国务院办公厅授权,原环保部发布该自然保护区面积、范围和功能分区,进一步明确保护要求。但泾县经济开发区在此后仍然持续违规侵占该保护区双坑片区核心区,累计侵占土地近300公顷,严重破坏扬子鳄栖息环境。

  环境部指出,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在管理过程中擅自变更该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分区,声称泾县经济开发区没有侵占保护区,妄图以此规避非法侵占保护区土地的行为,性质恶劣。

  环境部2018年6月检查时还发现,郎溪县高井庙林场违规将保护区核心区部分林地出租种植百合。2017年约8公顷林地被砍伐用于种植百合,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但当地政府及保护区管理部门均未进行有效查处。2018年3月,安徽省报送“绿盾2017”专项行动问题台账时,声称该问题已完成整改,被侵占区域已补植林木。

  柏成寿强调,现场检查发现,该区域仅补植少量鹅掌楸幼苗,实际仍大面积种植百合,上报情况弄虚作假。

  吉林省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主要保护对象为国际濒危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北虎、豹及其栖息地,生态保护价值十分重要。

  环境部指出,2018年9月现场巡查发现,核心区内建有1栋别墅,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为博亚山庄所建,该山庄还违规承包核心区林地和水塘约15公顷用于多种畜禽养殖;保护区核心区还有21处毁林种参点位,总面积约5公顷,有2处正在违规种植;延田煤矿位于保护区缓冲区,年开采量约9万吨,直至今年8月底仍在违规生产。

  同时,比较典型的是,诚通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农业事业部在辽宁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违规设立若干分场及作业区,兼有多处苇田生产设施,并将保护区湿地以15元/亩的价格承包给看管人员养殖虾蟹。

  针对环境部通报的7个自然保护区存在的问题,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要求安徽省林业厅、重庆市林业局、云南省林业厅,锦州、延边、镇江、宣城、沙坪坝、北碚、丽江、西双版纳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就下一步整改工作作表态发言。

  被约谈的8市(州、区)政府和有关部门均作出表态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全面整改、举一反三、狠抓落实,确保有关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到位。

  刘长根要求,有关地市(州、区)政府和林业厅(局)要切实提高认识,加强监督管理,狠抓问题整改。相关整改方案及查处情况应在20个工作日内报送生态环境部,并抄报相关省(市)人民政府。生态环境部将适时组织抽查,推动地方整改到位。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自然保护区应该是公共资源,不能让个别利益集团侵占,企业,别墅,高尔夫都不适合!